聊聊《大秦赋》第二集:硌牙的“王上”和值得表扬的“

发布日期:2020-12-04 02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这一集剧情大致可分为“咸阳部分”和“邯郸部分”。依旧是“双城记”的格局。当然,咸阳的戏份要更重一些。

首先必须表扬一下《大秦赋》??到这部剧里,大家称呼国君,终于不再用“王上”这个词,而是改成了“大王”。

看《崛起》的时候,台词中的“王上”最易让我出戏。“王上”一词,我最早见是在朱生豪翻译的莎士比亚戏剧里。朱生豪的莎翁剧译本质量很好,但里面的“王上”无疑和《崛起》中的“王上”一样,读起来、听起来都很硌牙。

这个词可能是由中国本土的“皇上”而臆造的词汇。不知道孙皓晖《大秦帝国》里面的“王上”是否是受了朱生豪的影响。

更重要的是,即使是“皇上”这个称呼,在以元明之前时代为背景的历史剧里,都是应该极力避开的。宋帝可被称为“官家”、唐帝可被称为“圣人”……实在拿不准,还有一个“陛下”,也要比“皇上”来得专业且靠谱。

之前看第一集时,我曾说此剧让公子?这个角色下场夺嫡,有些俗套。不过从第二集来看,公子?的“工具人”属性却越来越强。他心软、他大部分时间优柔寡断又智商不在线、他身边只有一个咋咋呼呼的老头子做幕僚??而没有杨修、明珠、索额图、侯君集那样有魅力、有杀伤力的中坚班底。

《大秦赋》在创作此节之时,大概率只是把他当成了“害朕刁民”之一来写,聊以扩充些篇幅和故事。这样的刁民工具人引出的“夺嫡”大戏,既不会“大”,也不会持久。

说他心软,是因为他砸开牢门之时,本来手持凶器,气势汹汹,但一见到作为同父兄弟的公子异人,便只能一边与其(深情)对望,一边执戈踟蹰。说实话,这段戏倒是颇能打动我。

公子?劫狱抓走公子异人一场戏,是第二集的高潮。整体看,我对这场戏还是很喜欢的。狱吏在这场戏中大抢风头,再加上华阳夫人之弟阳泉君,两人都对公子?援引秦法秦律,或为拖延时间、或为彻底解决眼前问题。

其中阳泉君用“国狱”、“私斗”两事,以秦法之名对公子?晓以利害,迫使其让步、放人,一场监狱风云中的问题被解决掉。秦法秦律之重,是当时时代的最重要特征之一。须知,抛弃掉其他类型剧里用滥了的套路,转而通过结合时代特征的方式来构建故事、解决主角遇到的问题,正是一部历史剧该有的样子。

本集中另一重要情节是公子异人以楚歌、楚服见华阳夫人。此段落整体亦可。

华阳夫人是楚人。从战国到秦汉,楚人都是以“易思乡”的人设而著称。比如项羽攻入咸阳后要放弃关中险要,回到他的楚地故乡,觉得不回去就是“锦衣夜行”;同是楚人的刘邦称帝后,仿照家乡丰沛的风土,为迁居于长安附近的老父亲另建了一处名叫“新丰”的地方;另外比较著名的典故,当然就是韩信的“四面楚歌”,以及这一集所展现的公子异人打动华阳夫人之手段了。

安国君在此处与公子异人见面。他登场前,先咳嗽,表示这位“三日君王”的身体不大好,这种结合了史实而建立的细节也可获好评。

只是华阳夫人令公子异人娶韩国公主一段却值得商榷。

李开元在《秦谜》一书中考证,从秦庄襄王(公子异人)到秦王政初年的秦国朝廷,存在亲楚、亲韩两股势力。

亲楚者,以华阳夫人、阳泉君等楚人为首。来自赵国的赵姬以及嬴政依附这股势力而存在。

亲韩者,以公子异人生母夏太后为首。后来发动叛乱的秦王政之弟成?是代表这一势力而存在。

因于我而言,《秦谜》考证先入,是以,在此会感觉华阳夫人迫公子异人娶韩国公主这段戏实有不妥??当然,一为考证、一为戏剧,两者倒可以并立参看。

真正令人遗憾的是,这一集中,阳泉君、狱吏皆为公子异人出力甚多,相比之下,吕不韦的存在感就忒显不足了。

最后再说说“邯郸部分”。这里值得一说的是申越与赵军士兵的一场打戏。这一场动作并不好看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赵军士兵所持的兵器是带尖、带枝,可刺击、可勾啄的长戟。士兵对战申越的几个动作有勾、有刺,很有章法,于长戟的用法倒也贴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