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才华,我会“拉踩”

发布日期:2020-11-27 02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◎赵柒斤

李白用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“天子呼来不上船”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”等自抬身价,颇为显摆,人们为其量身定制“诗仙”,一下就走红了千年。

或许受诗仙李白的“激励”,晚唐诗人薛能为成为“网红”,便拼命踩像诗圣、诗豪、诗鬼等著名文艺大咖。宋代三大史料笔记之一的《容斋随笔》卷七“薛能诗”篇谓:“薛能者,晚唐诗人,格调不能高,而妄自尊大。”除诗仙李白外,他不把其他著名诗人放眼里。他首先拿杜甫开刀,在《海棠诗序》中大言不惭地说:“蜀海棠有闻,而诗无闻,杜子美于斯,兴象不出,没而有怀。天之厚余,谨不敢让,风雅尽在蜀矣,吾其庶几。”意思说,四川的海棠那么出名,却没听说过赞海棠的诗,杜甫长期居此,却没大作问世。上天赐给我超人的文才,所以我对杜甫就不客气了,我的诗作可以在四川独领风骚。

对此,南宋著名文学家洪迈毫不客气地指出,薛能的《海棠诗》不过如此,整首诗能摆上桌面的也就“青苔浮落处,暮柳闲开时。带醉游人插,连阴彼臾移……”几句,且没什么惊人之处。

薛能对白居易、刘禹锡就更不客气了。他说白居易写荔枝的诗“兴旨卑泥,与无诗同(立意粗浅,毫无创见)”,而他写的《荔枝诗》将来一定会成为人们吟咏荔枝的首选大作。而实际上,薛能的“荔枝诗”很一般。他写了十几首《折杨柳》,别人都懒得看,薛能却先在序中就贬起他人:“此曲盛传,为诗者众,文人才子,各炫其能,莫不条似舞腰,叶如翠眉,出口皆然,颇为陈熟……”接着又自吹:“即使我不想标榜自己,但那些粉丝们又怎肯舍弃我?”后来,薛能写了五首《柳枝词》,在其中的一首注释里说,刘禹锡、白居易都作有《杨柳枝词》,世人广为传唱,虽有奇句,可所用文字太冷僻,音律也不规范,不过激昂。

洪迈拿他的杨柳词与刘禹锡的“城外春风吹酒旗,行人挥秋日西时。长安陌上无穷树,唯有垂杨管别离”和白居易的“红板红桥清酒旗,馆娃宫暖日斜时。可怜雨歇东风定,万树千条各自垂”对比后摇头:“其(刘、白)风流气概,岂能所可仿佛哉!”薛能的自负说到底就是一种无知,正所谓“无知者无畏”,才成千古笑柄。

与薛能不同,宋代政治家、文学家王安石也爱显摆,只不过他喜欢“刁难”他人而抬高自己。宋朱弁史料笔记《曲洧旧闻》卷五载,苏轼从黄州迁汝州路过金陵(南京)时,已下野的王安石身着便装、骑着毛驴突然出现在码头,苏轼同学来不及换官服便跑出来迎接:“轼今日敢以野服见大丞相。”王安石笑着说:“礼为我辈设哉?”苏轼又说:“轼亦自知相公门下用轼不著。”弄得王安石一时无语。为打破尴尬,王安石邀请苏东坡同游蒋山。谁知在蒋山一座寺庙的方丈处休息喝茶时,王安石指着茶几上的一块大砚台说:“可集古人诗联句赋此砚。”苏轼应声说:“那我先献丑了。”接着便大声吟道:“巧匠斫山骨。”王安石沉思良久无法“接龙”,便自打圆场说:“且趁此好天色,穷览蒋山之胜,此非所急也。”

当时,曾任大宗正丞的田承君正和客人也在寺庙后堂喝茶,把王安石难堪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。田承君说:“荆公寻常好以此困人,而门下士往往多辞以不能,不料东坡不可以此慑伏也。”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!